返回

          烈焰男子汉

          首页
          关灯
          护眼
          字体:
          烈焰男子汉 第9章(2)
        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          “馨……”白?#21697;?#22312;唤她,她听了更加心碎,泪灼烫的流着,她好想出声回答,可不知为什么,就是发不出声音来,痛苦得双手遮脸,不停地啜泣。

            “馨,你在哪里?”白?#21697;?#21548;不到她回应,找到卧室来,发现房门半掩着,内心一阵忐忑,想必她是听到他爸妈的话了!

            他一回国就直奔回家,到了大厦外头却正好遇到他的父母来访,他们从法国回来后就定居在天母的老家,两人问过他的秘书得知他的归期,特地来找他,他请他们上楼共进晚?#20572;?#27809;想到他们一见面就问到馨馨的病况,他答了一句:“她还没康复。”

            两人强烈反弹,从进电梯就开始对他疲劳轰炸,他可以体谅他们是担心白家没有子嗣,烦恼过头,才会对馨馨的病情毫无信心,钻起牛角尖。但他不这么想,下意识里,他仍是乐观的,他相信馨馨会?#31859;?#21482;是……他也不确定是?#38382;薄?br />
            他缓缓地推开门,惊见门边?#30007;?#20154;影蹲在地上哭,一颗心顿时像被掐住,紧窒到令他无法喘息!

            他卸下外套,扔到?#24405;?#19978;,无声的在她身边坐下来。

            “我回来了。”这本来是愉快的一句话,此刻说来竟有点沉重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放下手,泪眼蒙眬的瞅着他,他额上落下的发丝让他帅气的脸看来好温柔,是女人都会爱上他吧!他要找个情妇,那是轻而易举的事……

            “在你眼?#20303;?#25105;是……白?#31456;穡俊?#22905;难过的问。

            白?#21697;?#24604;爱的抚去她的泪,搂住她。“你只是暂时失忆,他们都太紧张了,原谅他们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不怪他们,要是我儿子娶了一个一无是处的老?#29275;?#25105;?#19981;?#24456;失望……你还是……娶别人好了。”她推开他,她自己也有觉悟,白家爸妈说的不无道理。

            “发什么神经!我从来没想过要你以外的人。”他再把她搂回来。

            “可是你爸妈都赞成你另外再娶……”

            白?#21697;?#21988;笑。“我是可以让人左右的人吗?”

            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得知道,就算不记得,也要强迫自己记住,我是你的男人,一生只守护你一人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一生……有多长?”

            “不管有多长,只要我有一口气在,都会爱你,疼你、宠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她把脸贴在他?#30007;?#21069;,倾听他强而有力?#30007;?#36339;,她相信他,以她仅存的直觉,她可以确定他对她的感情是不容置疑的。但她也不能让他一直承受压力,她得?#31859;?#24049;快点清醒。

            “带我去找记忆……我好想快点好起来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明天我休假,全天候的陪你,我们一起去把记忆找回来。”他揉揉她的肩,陪她安静的坐着,并不强求她的记忆能立刻有进展,即便是她无法记?#20040;?#21069;,他对她的爱还是一生都不会改变。

            *

            假日的大学校园内,静?#37027;?#30340;,少有学生在走动。

            白?#21697;?#39046;着齐馨馨安步当?#25285;?#36208;到最后一栋教室的后面,那里有座椰林,他牵着她来到一棵大王椰子树下,细细回想……“我就是在这里第一次遇见你,当时你从无?#35828;男【蹲?#26469;,像下凡的仙女,降临我这凡?#35828;?#19990;界,我几乎是第一眼就爱上你。”

            “这里看来很偏僻,又靠近后门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齐馨馨淡笑,抬?#25151;?#39640;大的椰子树,好奇的问他。

            “这里安静好谈话,我是学生会长,常得跟公关们讨论一些活动细节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你有过来跟我搭讪吗?”

            “没有立刻,总得多观察,才能手到擒来。”他骄傲的扬着眉。

            “哦~~那你是有计划性的接近我喽?”她?#20013;Α?br />
            “当然,对手太多了,我让我手下的人替我收集关于你的情报,据回报,当时你是天天?#21152;?#24773;书收,追求者多到?#21448;?#19981;去的地步。”

            “真的?!”好夸张哦!

            他睨她一眼。“你那么开心?”

            “是觉得好玩,我都不知道自己以前这么受欢迎。”她笑得露出洁白的牙。

            蓦地一阵?#25104;?#22768;从天际传来,两人同时往上头瞧去,有片巨大的椰子叶抖落而下……

            “小心!”白?#21697;?#24613;欲拉她到安全地带,怎知重力加速度下,椰子叶迅速坠落,他伸手阻挡,她还是被硬梗的边缘敲到头。

            “有没有怎样,啊?”他着急的抱着她惜惜,手抚着她的头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是有点小小的晕眩,但瞧他担心的样子,她只说:“还好,没关系。”

            “看来这里不是久留之地,我们搭公车去士林走走,带你去吃蚵仔煎。”他领她走后门,循着熟悉的路,走向公车站。

            “?#39029;?#36807;吗?”齐馨馨的晕眩感像在脑子里扩散开来了,要不是他搂着她,她可能都走不稳了。

            “你超爱吃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你是靠请?#39029;?#34485;仔煎?#36820;?#25105;的吗?”

            “不是。”公车来了,他握着她的手上了?#25285;?#22352;到最后一排。

            她轻倚着他的手臂问:“那是怎样?”

            “我跟着你上公?#25285;?#21578;诉你,我不追你……”他眼眶蓦然湿热起来,一个人回想被她遗忘的过去,竟是感伤莫名。“其?#30340;?#21482;是我?#30446;?#22330;白,想引起你的注意,我内心是害怕的,从来没?#24515;?#20040;怯场过,就怕被你拒绝,我从没这么死皮赖脸的追过一个女孩……每天跟着你一起上公?#25285;?#26377;三个月之久,你仍是拒我于千里之外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我好残忍……”她当时到底是在想什么……她?#34987;?#30340;脑子愈来愈不灵光,她好想睡觉……

            “当然最后我仍是?#36820;?#20102;你,不过后来还是分手了,那个时候?#39029;?#24515;痛到整夜睡不着,一直在想自己是哪里做错了?”

            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她在心底说着,却无法开口,不知道为何睡神突然找上她,让她一时很不清醒。

            “知道为什么?#19968;?#21435;驾驶飞机吗?因为我想化成一只老鹰,?#19978;?#20320;,硬把你叼走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于是……在你回国之后,你就把我带去希腊,害我摔跤,还强迫我交什么男?#35828;?#21517;单给你……后来你戳破我的谎言,还看到我腰上被诅咒的疹子,我只好把真相告诉你……”她自然而然的接了下去,说得挺顺口的。

            他惊诧的低下?#36820;?#30528;她梦游般?#30007;?#22068;,不可?#23478;?#30340;问:“你……想起来了?”

            她懒懒的扬起眼睫。“我也不知道,好奇怪……我刚刚被椰子叶敲了一下,头昏昏的好想睡,还好有靠在你的手臂上休息一下,现在脑子里的乌烟瘴气全消了……你考我一些问题,看我说的对不对。”

            他激动不?#30505;?#23601;考她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私事。“结婚那天你跟我说过什么话?”

            她想都不用想,直接说:“我说……八年来,我从来没有一天停止过爱你,我真心的想嫁给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正确。”

            她自己也好惊讶,她记得,真的记得。“再问我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们曾经一起坐公?#25285;?#20320;说你是冰山,我说了什么?”

            “你说……你是烈焰,你要直接融化冰山。”她的脸色红润,双眼羞涩如星。

            白?#21697;?#20048;得快飞上天了。“你?#30446;?#22836;禅是?”

            “那是你家的事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哇!唷喝!”他?#32769;?#22320;发出兴奋又狂野的欢呼,惹得全车人都回头来看他们,但他们旁若无人,依旧笑得好春天……

            是的,他们心?#36820;?#20912;雪全在这时融化了,春天的花开在他们?#30007;?#30000;,笑靥洋溢在他们的唇边。

            “快打电话告诉所有人,你想起所有的一切了!”白?#21697;?#25343;出手机,替她按了娘家的电话。

            她重重的点着头,自己也好开心,电话响了一下,齐爸接起电话。

            “爸,我好了!真的,我记起所有的事了,连小时候的事都记起来了哦!”

            齐爸这回又哭了,但,是喜极而泣。“一定是喝了我找中医开的补脑汤有效,太好了!”

            妈妈也急着要跟她说话,激动地不?#29616;?#22797;说:“太好了,太好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齐馨馨也不忘打给在国外的妹妹们,她们都欢天喜地大声欢呼,祝福着她。

            “要打给你爸妈吗?还是让你来说吧!当作我不知道他们所说过的话,以后彼此见面,也不会伤感情。”她握着手机问白?#21697;傘?br />
            白?#21697;?#25910;起电话,并没有打给他们。“他们要的不是一句解释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是要什么?”叫他包二奶吗?

            “给他们一个健康活泼的孙子抱,就什么事都没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……就给他们喽!”以他们优良的“品种”,一定有好“收成”。

            他窃笑,趁她不?#31119;低?#30340;给她一个?#29301;?#24456;感谢她愿意“配合”。她正襟危坐,连忙?#24471;?#22235;下有没有人看见?幸好,没?#23567;?br />
            士林到了,他们牵着手下?#25285;?#21516;游怀念的街道,在新市场里找到旧时卖蚵仔煎的摊位,一同回味他们曾共有的甜蜜滋味,心底充满幸福。

        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        远华娱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华东六省安徽11选5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前3走势图百度乐彩 斯诺克英锦赛2019赛程表 中国福利彩票2016025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香港马会 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481彩票网下载安装 博彩公司银行卡黑吃黑 快乐12走势图基本走势 七星彩50期走势图 微信欢乐升级好友房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直播现场 飞鱼直播间 双色球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