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          烈焰男子汉

          首页
          关灯
          护眼
          字体:
          烈焰男子汉 第9章(1)
        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          晨曦透过雪白的窗帘映入室内,白?#21697;?#29420;自下床,他怕吵醒熟睡的老婆,动作很轻,进浴室去梳洗更衣,略微整理行李、机票,准备即将出发到伦敦。

            临行前,他伏在床头柜上。写了张字条告知他的去向。摆?#31859;?#26465;,他俯视她婴儿般的睡颜,很想吻吻她,又怕她醒来,两人会难分难舍而走不开,于是他只深深?#30446;?#30528;她,把她的模样摄进心底,直到时间不再等人,他前往机场的时间已到。

            离开前的最后一秒,他仍是不自禁的吻了她丝绒般的颊,在心底道……再见了,心爱的。

            他起身,提着行李无声的走出房外,经过客厅,走出大门后他打了通电话到齐家,请两个妹妹有空时到他家帮他陪老婆,他了解老婆一个人在家?#30446;?#38391;……

            “大姊夫,没问题,我和二姊这些日子都还在台湾,天天都可以过去陪大姊,若她身体好点了,我们还可以负责带她出去逛街,你放?#27169;?#25105;们会照顾她,不会让她迷?#36820;摹!?#30005;话是小妹接的,她很乐意的答应了。

            白?#21697;?#36947;了谢,单独的踏上旅程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醒来时,以为时间还早,转过身才发现老公已走了。

            “噢!”她好失望,也怪自己,睡得跟猪似的,连他起床都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她失神的坐起,瞥见床?#36820;?#19979;有张纸,拿来一看,是老公写的——

            “?#39029;?#21457;了,到伦敦会打电话回来,要记得服药的时间,三?#22836;?#21518;?#23478;?#25353;时吃,别让我担?#27169;?#27704;远爱你的老公留。”

            她心酸酸的,看着他留下的字,?#32769;?#35273;?#31859;约汉?#20687;也曾在哪里看过类似的字条?她试着去想,脑子却像废了似的,就是挤不出一丁点确实的印象!

            她不禁恨自己为什么要受伤,放他一个?#35828;?#36965;远的国外工作,无法陪着他,照料他的生活起居,她还算是个好老?#24597;穡?br />
            她自责着,此时门外响起敲门声。

            “太太,先生交代你得先吃早餐再吃药。”芳嫂来通知她。

            她机械式的应了一声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为了不让国外的他担?#27169;?#22905;打起精神下床梳洗,单独来到餐厅坐了下来,看着身畔空空的位置,她心酸得想哭……这样的孤独感他一定也有吧!

            泪不争气的滚落下来,一滴一?#21563;?#22312;桌上,她什么也吃不下啊……

            叮当!叮当!门铃声在这时响了,她收住眼泪,眼中绽着希望之光,以为是老公踅回来了,也许是忘了拿什么文件……

            她?#30830;?#23234;更快的前去应门,门一开,并不是她?#30007;哪?#24565;的老公,而是她的妹妹们,两人抱着一个闷烧锅挤了进来,笑嘻嘻的说:“大姊,我们奉命来陪你的?#21486; ?br />
            “奉谁的命?”齐馨馨希望她们没发现她刚哭过。

            “姊夫啊……他一早就打电话来,是小妹接的……”二妹齐珊珊细心的发现了大姊的红眼睛,但她聪明的没点破。

            “大姊,你别伤?#27169;?#25105;们这星期都会来陪你。”小妹齐芸芸说话一向很快,看见大姊眼中有泪,就直接说了;害得动作慢的齐珊珊都?#24202;?#21450;暗示她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心底很感动,白?#21697;?#32769;是为她着想,她却无以回报他的爱……

            “大姊,这锅汤是妈昨天细火慢炖,熬了十多钟头才熬好,特别要我们带来给你的,?#21069;?#29305;地请中医配的药?#27169;?#25454;说有提神醒?#28020;?#21435;脓化瘀的功效,待会儿你就喝喝看。”小妹介绍那锅汤,接着又说:“如果过几天你身子好了些,我们可以带你去附近逛街,以前你休假的时候,我们三个最?#19981;?#21435;血拼了。”她说完关上门,勾着大姊的手走进屋里。

            “我都买沐浴用品……小辣爱买零?#22330;?#22823;姊则最爱漂?#28872;路?#20102;……”齐珊珊也勾着大姊的另一只手说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搂着两个亲爱的妹妹,很?#34892;?#22905;们。“?#24515;?#20204;在,我一定不会无聊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肯定不会。”她们一同的说。

            日子就这么一天又一天的过了,妹妹们天天都准时早上九点来陪她,晚上?#35828;?#22238;娘家,就只差没住下而已;偶尔陪她上街,她们就像左右护卫,寸步不离的守着她,还常问她:“想起以前的事没?”

            但她脑袋始终一片空白,没想起什么。

            妹妹们也不时开车载她回娘家,虽然她的记忆仍是毫无进展,但她很?#19981;?#23478;?#35828;?#28201;情,和爸妈、妹妹们在一起,她真实的感到快乐。

            晚间九点,齐馨馨固定会守在电话旁,等老公打电话回来,他会问她:“今天有什么活动?”

            “妹妹们开车送我回娘家。”她听着他的声音,心就已飞到他身边了。

            “有没有想起什么?”

            “我觉得我是住过那间屋子的……”这是仅有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“等我回去,我载你去一个地方。”白?#21697;?#31119;至心灵的提起。

            “哪里啊?”

            “我们相遇的地方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你是说学校吗?”她从家?#35828;?#24694;补中,得知自?#27721;?#20182;在学校时就认?#35835;恕?br />
            “你怎么知道?”他惊喜,以为她有印象了。

            “是妈他们之前来?#22791;?#25105;说的。”她对他很不好意思,她连怎么认识他都不记得了。

            “呵呵……”他轻快?#30007;?#20102;。“没关?#25285;一?#26159;会带你去瞧瞧那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很想去啊!?#22791;?#20182;在一起,她去哪儿都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“再三天你就可以见到我了,我大?#21450;?#26202;会到家,现在台湾时间不早了,你赶快去洗澡睡觉吧!宝贝。”

            “嗯……?#19968;?#31561;你回来一起吃晚餐,你?#19981;?#21507;什么,我让芳嫂做。”愈是接近道别的时刻,她愈是紧抱着听筒不肯放。

            “我不挑,来……让老公香一个晚安吻。”他轻轻说,在她耳边啵儿了个响亮的吻。

            “工作愉快。”她尽量?#31859;?#24049;的声音听起来是喜悦的,毕竟还得等三天才见得到他,她其实现在就想见到他。

            “我挂电话?#21486; ?br />
            “?#21486; ?#22905;不想拖延他工作的时间,但也执拗的不想先说再见。

            “bye……”他说话的同时,已有人在一旁提醒他:?#30333;?#35009;,开会时间到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嗯。”她低应,鼻头酸酸的,他那头已断了线……她?#31859;?#21548;筒,迟疑的放下,顺着他的意,洗澡,上床睡觉。

            躺在冷冷的床上,抚着身畔属于他的位置,心好萧瑟。

            *

            等待老公的归期进入倒数计时之际,妹妹们却都无法来陪她了,小妹芸芸得回威尼斯打理家务,听说她那位“过动儿”?#30007;?#22993;出?#35828;?#29366;况,得要她回去乔;二妹珊珊则得跟夫婿到法国的观光饭店展观摩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因此再也足不出户,就怕一走出这屋子,她会忘了回来的路,再也见不到老公,她气自己无能,好想一头去撞墙,看能不能好得快些。

            一个人数着日子,她终于盼到了白?#21697;?#22238;来的那天,她精神突然变好了,特别爱笑,中午?#22836;?#21648;芳嫂加菜:“先生今天傍晚前会到家,晚上得帮我们煮两人份的?#39029;?#33756;?#21486; ?br />
            “好的,太太,我下午就再出去多买些菜回来。”芳嫂乐意效劳,还顺便跟平时不多话的太太多聊了两句:“太太,你今天看来心情很好?#21486; ?br />
            “有吗?”她微笑的进了房,心情不只是好,根本是雀跃不已,她打开衣柜选衣服,希望老公一回来,看见的是很有精神,而且美美的她……

            大约四点,芳嫂出?#24597;?#33756;还没回来;齐馨馨已换好浪漫的连身洋装,正要打开房门走出去,很碰巧的听到客厅大门开锁的声音……

            她?#30446;?#21916;,认定是他回来了,?#39034;?#20914;的打开房门,?#24202;?#26399;然的听见一声尖锐的叨念:“?#21697;桑?#20320;这孩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死脑筋?”

            是白妈妈……齐馨馨本能的把房门关成只剩一缝,踌躇着,不知外面是什么状况?

            “儿子,我觉得你妈说的很有道理。”白爸爸也来了;他们是在说什么有道理?为什么她一直没听见老公的声音?

            “不是我说,你那个美丽的白痴老婆还能帮你什么?你都成家了,出国还?#31859;?#24049;打理内务,这样下去怎么行?总得有太太随侍在?#21877;?#20687;我替你爸包办家里的大小事,什么都帮他打点好,他才能全心全意的去拚事?#25285;?#20063;才有今天的地位。而且我们白氏名下的事?#24403;?#21450;全球,身为总裁得常出国开会、视察公?#23621;?#36816;状况,你爸当家的时候,无论是到法国、美国还是英国开会,我再累都会跟着去,随身侍候他,陪他出席各种社交宴会,替他打好公关,这是一个太太应?#31859;?#21040;的本分……别怪我唠?#21486;?#25105;都是为你着想,本来我也不想说的,但我和你爸在家里想了又想,发现这样下去不?#21069;?#27861;,不说不行了,你这个妻子对我们家毫无?#27605;祝?#35753;我对她的好感大打折扣。”白妈妈音量极大,忿忿不平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诧异?#30446;?#22312;墙上,她听懂了,他们所谈论的主题,正是她……

            “听妈的话,既然你?#25970;窗?#22905;,放不下,没关?#25285;?#23601;另外找个小的。”白妈妈的话如万箭齐发,刺穿了齐馨馨?#30007;摹?br />
            “爸、妈,我说过,我不会要别的女人!”白?#21697;?#22362;定的否决。

            “那她能生吗?我们白家?#26469;?#21333;传,就你一个儿子,不能就这么断了香火。”白爸爸很有意见。

            “就算能生,也得?#20154;?#33041;子清醒,我们还得等多久?”白妈妈忧心的问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揪着?#27169;?#38590;过的沿着墙蹲到地上。她没看见外?#36820;?#26223;象,但可以想象她老公独自面对双?#33258;?#38590;时的窘迫,她不知道?#36855;趺窗歟?#24515;痛的躲在房里不?#39029;?#21435;……

            “我说了,我不会要别的女人!”白?#21697;?#35821;气沉重,整理出双亲话里的重点,和主要的诉求……他们急着要个孙子。

            “像你这样的男人有小老婆不算什么。”白爸爸不以为然。

            “?#21697;桑?#26082;然田姿姿你不?#19981;叮?#37027;崔家的二千金崔新颖也不错,我们家和崔家是世交这你也知道,但崔新颖现在可不再是当年的黄毛丫头了,她二十八岁了,而且在金融界也崭露头角,?#38405;?#19968;定有帮助,只要我一句话,她会答应的。”白妈妈已有人选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交握着狂颤的双手,咬住唇,好怕失去老公,他若答应了白妈妈,那他就不再是她一个?#35828;?#20102;。

            “妈,我才刚下飞机,可不可以让我休息一下?”

            “那我直接去找你那个白痴老婆谈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妈,你太过分了!”白?#21697;?#29190;发般的阻止。

            “老婆,这确实有点过分,你找她,她也未必懂你说的。”白爸爸感叹的说。

            “我是为儿子着想,谁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会转好,万一她一辈子都好不了,不能替白?#24050;有?#39321;火那怎?#31383;歟俊?#30333;妈妈质问儿子。

            白?#21697;?#19981;想回答假设性的问题,但很明?#36820;?#34920;明自己的立场。“爸、妈,我真?#30007;?#35874;你们为我着想,但这是我的人生,请你们不要插手。”

            “这……”白妈妈还想再说下去。

            “改天再说吧!儿子才刚下飞机,是真的累了,我们先回去吧!让他有空时自己想想。”白爸爸说着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听见大门开了又关上,客厅再也没有人声,陷入寂静,应该是公公婆婆已经离开了。

        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        远华娱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 双色球复式机选器 七乐彩2019037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表2元 现金之王电子游戏 快乐飞艇是有官方开的吗 泳坛夺金481规律与技巧 重庆快乐10分安卓版计划 福彩3d出组三规律 湖北省福彩快三走势图 北京赛车开奖选结果 海南飞鱼彩票控 排列3预测网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天津时时彩开奖助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