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          烈焰男子汉

          首页
          关灯
          护眼
          字体:
          烈焰男子汉 第8章(1)
        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          医院里,白?#21697;?#31616;直不敢相信,眼前这个躺在病榻上,头上包着纱布,脸色苍白,毫无生气?#30007;?#20154;儿是他心爱的女人,他握着她的手,亲她,吻她,抚着她的睑,她毫无反应……午后她还好端?#35828;?#35753;他抱在怀里,才分开一下,一切都改变了!

            “她何时会醒来?#20426;?#20182;问了一旁的医生。

            “脑部的创伤很难说,得多观察几天,因为伤者很多,电脑断层报告明天一早才会送来,但她已算是受伤最轻的了,我想应该很快会醒来。”医生说得含糊。

            白?#21697;?#24182;不接受这样的说词,除非她醒来亲口告诉他她没事,否则他永远不会心?#30149;?#20182;决定从此刻起都不离开她,他要她醒来时就看到他,不要留她一个人无助害怕。

            过了一夜……

            天色已蒙蒙亮,天空飘着细雨,白?#21697;?#20173;坐在?#25165;?#23432;着齐馨馨,他未曾合过眼,不断的在她耳边轻唤她的名,跟她说话,纵使每唤她一句,他?#30007;?#23601;跟着痛一次,他仍希望她听见他的呼唤,不肯放弃这仅剩的微弱连系,他会一直在旁边守候着她。

            终于,他看见她微微睁开双眼,欣喜得站起身,倾身问她:“馨……宝贝,你觉得怎样了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她没说话,空洞的眼神缓慢的恢复神采,看向他。

            “头痛吗?有没?#24515;?#37324;不舒服?#20426;?#30333;?#21697;?#28909;切的问,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,轻轻揉着;但她仍只是看着他,不说一句话……

            “回答我。”他眼神深邃,恳挚的请求。

            “你……是谁……”她开口了,这三个字震惊了他。

            “别开玩笑……”他皱起眉。

            “我又不知道你到底是谁……怎会跟你开玩笑?#20426;?#22905;眼底流露着困惑和生怯,彻底打击了他……

            “医生!医生……”他一时间情绪激动,朝门口大吼,他急需一个解释,这是怎么回事?他心爱的女人竟在问他是谁?竟不记得他了!

            当他一回头,立刻后悔自己大吼,他吓到了病床上的她,她美丽的大眼睛惧怕的瞅着他,急于抽出颤抖的手,他紧握不放,低咒自己该死!轻柔的请求她:“别怕,千万别怕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医生、护?#21051;?#35265;这雷公般的大吼,纷?#30528;?#20102;进来。“发生什?#35789;攏俊?br />
            “我老婆醒了,但是对我像是丝毫没有印象,怎么会这样?#20426;?#30333;?#21697;?#21387;抑住情绪问医生。

            医生取出小型手电筒,替齐馨馨检查瞳孔,随即跟白?#21697;?#35828;:“请跟我到诊疗室一趟。

            白?#21697;?#25918;开齐馨馨的手,低声安抚她:“我马上回来。”

            她怯生生的咬着唇,没说什么,而他细心的把她的手收进被子里,才离开。

            诊疗室里,医生把检查的结果拿给白?#21697;?#30475;。“白先生,电脑断层显示齐小姐脑中有个小血块压迫到她的记忆中枢,这应该就是造成她暂时失忆的原因,得等血块完全消散,她才有可能恢复记忆。”

            白?#21697;?#38754;无表情的听着,终于明白,她真的忘记他了……他曾经害怕过她将他遗忘,没想到现在他真的彻底消失在她的记忆里……他迅速被痛苦的浪潮席卷而去,拉往见不到光的海底……

            “白先生,你能明白我说的吗?#20426;?#21307;生?#39318;擰?br />
            他失神地点点头,走出诊疗室,心情是沉重的,但无论如何,他要她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健康,他要她记得他、爱着他,而不是满眼陌生,一脸恐惧,那他会心疼死!

            他走回病房,没忘记在进?#24656;?#21069;挤出一丝笑脸,以免再吓着她。但她见了他,仍是一脸惊慌,张着惶惑的大眼睛,像是很想躲起来……

            “别怕,我不会伤害你,刚刚我不该大吼,我太急了,现在我知道情况了,医生说你只是暂时忘记了一些事。”他坐回她身畔的椅子上,粗糙的大手轻柔的交缠住她纤细的手指。

            “那……你可以告诉我……你是谁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他喉头哽咽了,一时仍无法接受她的问题,但他的确是该好好回答她,告诉她,他绝不是陌生人。

            “我是一直爱着你的丈夫,白?#21697;傘!?#36825;么自?#21307;?#32461;,他?#30007;?#22909;痛,但他仍是笑着,充满耐心的说:“你叫齐馨馨,通常?#19968;嶠心?#23453;贝,我们才新婚不久……?#19968;?#31561;你慢慢恢复,不再让你受到一丁点伤害。”

            齐馨馨望着他英俊好看的脸,目光落在他深邃如海的眸子,其实好想安慰他,虽然脑子仍一片空白,甚至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跟他结婚,也忘记她是怎么认识他的,但她看得出来,他正伤心……为了她。

            她是有点被他吓到,不过她很清楚,他的一切行为都是因为太过担心她。

            “那我可以?#24515;恪?#32769;公喽!”她青涩的说,脸颊一阵温热,她想,她一定是脸红了。

            “这是一定的。”他微笑,吻她的手指。

            “好痒……呵……”她不禁也笑了,可是睡意说来就来,她好像睡了很久,却老睡不够。“我想睡了……当我再醒来,还会再看见你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“会。”他沙哑的说,亲自守着她入睡,他再也笑不出来,握着她的手,泪悄然从眼角淌下,无声的敲在心间,心痛难当……

            *

            ?#21483;?#26399;中,齐馨?#30333;?#26159;睡了?#20013;眩?#37266;了不久又想睡,当她眼睛睁开,第一个见到的人总是白?#21697;桑?#20182;总坐在她身畔的椅子上。

            他也联络了她的家人来探望她,一一向她说明每个?#35828;?#36523;分,包括她爸妈,和特地从国外赶回来的妹妹们……当他们发现她不再记得他们,难过得哭成一团。

            爸爸眼眶红红的,俯在床边跟她说:“我的大公主,爸爸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好起来……”

            她举起手轻抚父亲慈爱的脸庞,才抚上去,他哭了,泣不成声,泪滴在她的手上,她也好难过,跟着红了双眼。

            “大姊,你一定不能忘了我们,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哦!”小妹齐芸芸扶起爸爸,泪涟涟的对她说。

            她木讷的点点头,努力的?#20146;?#37027;一张张陌生的脸和彼?#35828;目?#31995;,不想让他们为她失去记忆而难过。

            “我们回家去……把以前的旧照片都拿来给大姊看……让她重?#24405;亲?#33258;?#27721;?#25105;们……”二妹齐珊?#20309;?#21693;的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大家。

            “还有她常用的东西、常穿的衣服,全带来给她看,也许会有帮助。”妈妈也很赞成;全家人陪了她一整天,直到医院规定的?#27599;?#26102;间到了,他们才回去。

            除了她的家人之外,白?#21697;?#30340;爸妈也来看过她。

            就在她出院的前一天,他们盛装而来,白爸爸西装?#37322;Γ?#30333;妈妈珠宝加身,光?#35782;?#30446;,但两人面色甚是凝重,只是站得远远?#30446;?#22905;,冷冷的投来一句:“你好好休养。”

            白?#21697;伤?#20182;?#20146;?#20986;病房,她很清楚的听到白爸爸说:“?#21697;桑?#20320;身为白氏总裁,身负重责大任,但她出了这种事,害你不能上班,放下重要会议也不管,接着排定到伦敦视察?#30007;?#31243;该怎么办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“她会不会是扫把?#21069;。?#35201;是永远好不了,还牵连到你,那……哎!”白妈妈语气也相当苛刻。

            “明天馨馨出?#27721;螅?#25105;就会进公司,爸妈不必担心。”白?#21697;?#22768;音很低沉,但她躺在床上仍听见了。

            她心一沉,明白她让他为难了,在他?#25913;?#30340;眼中,她是个扫把星,不?#39336;?#22827;也就算了,还出状况,成了他事业的阻碍!

            白?#21697;伤?#36208;?#25913;?#21518;又回到房里,她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,不让他知道她已听到他爸妈的话,不愿让他难做人……

            很快的,隔天早上,白?#21697;?#20146;自开车把她接回家,他请了一名上下班制的管家芳嫂,负责打理内务和做饭,在她回到家前,芳嫂就已做好早餐。

            “待会儿我得去公司。”白?#21697;?#25252;送她走到餐桌,她坐定了,他才坐到她身边,叮咛她。“?#20146;。?#25105;上班时,绝不许单独出门,除非等我回来,由我开车载你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好。”她不让他担心,他虽没说,但她已察觉有太多担虑被他压制在笑容底下,她也很清楚,他对她的好,真的是没话说。

            “来喝点鸡汤粥,补补身子。”白?#21697;?#26367;她盛了一碗特别熬煮的鸡汤粥,再替自己盛一碗,两人一起开动。

            她还?#24576;?#36827;三分之一,他已草草吃完。“我去换衣服,得进公司了。”

            她点头,看他大步走进一间卧房,不到五分钟,西装?#37322;?#30340;提着公事包走了出来,脸上的胡渣剃得干干净净,潇洒的发梳得整整齐齐,样子更帅,更有魅力了。

            他并没有就这么走掉,反而走向她……

            “我上班去了。”他俯下身亲她一口,亲完便出门了。

            她独留在餐桌椅子上,?#30446;?#36339;,看着他消失在门口,手指抚着被他亲过的痕迹,心里知道……她一定也很爱他,她?#19981;?#36319;他亲吻的感觉……

        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        远华娱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双色球出现过两组三连号吗 129期一码中特 彩票计划qq群群号 2019码报十二生肖 香港九龙一尾中特平 时时彩开奖结果 极速11选5平台 家彩网开机号 360直播吧 快彩上海十一选五助手 累体育沙佩科 线上娱乐送彩金 建11选五一定有 500万彩票网站手机版比分 金花三张牌破解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