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          烈焰男子汉

          首页
          关灯
          护眼
          字体:
          烈焰男子汉 第7章(1)
        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          记者会结束后,酒会紧接着展开,庶务部的员工们迅速将现场的座椅撤走,公司中庭变成了宽阔的交谊厅,在两端分别设置有自助美食和美酒供来宾取用。

            ?#33258;品上?#21488;后就被一堆政商名流包围着,齐馨馨根本没机会接近他,而白家的爸妈也都各自有访客,现场并没有她熟识的人,但她倒是怡然自得,一个人乐得喝免费的饮料四处逛逛,听听人们都在?#30007;?#20160;么……

            隐约她又感?#25509;?#20154;在瞪着她瞧,她瞄向右手边三公尺处,那个很不友善的女子就立在那儿,手上端着满满一杯威士忌,正一边“牛饮?#20445;?#19968;边用她充满戾气的双目瞪着她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默默收回视线,并没有被吓到,只是在想……那人眼白多得吓人,是不是眼睛脱窗?她不想理会,放下杯子。想去洗手间补个妆,一下飞机就赶来这里,她脸上的淡妆应该也掉得差不多了。

            她走着走着,在经过白妈妈后方一公尺处时,不经意地听见围在那里的一群贵夫人们说:“白夫人,你和白先生本来不是很中意田氏企业的大千金姿?#35828;?#20799;媳妇吗?怎么?#21697;?#23094;了别人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齐馨馨当下心?#35828;?#19968;声,脚步很自然的放慢了,这消息她前所未?#29275;?#36824;是第一次听到……

            “没办法啊!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,?#21697;?#22312;美国留学时姿?#21496;?#24120;去找他,?#19978;?#20182;一直不理人家。”白妈妈伸出戴着硕大钻石的手指向前方。“你们瞧,姿?#22235;?#22899;孩真是死心眼,一定是心底仍放不下,今天也来观礼了。”

            齐馨馨不着痕迹的顺着白妈妈指的方向看去,那个方位没有路人甲、路人乙,只有瞪她的女子站在那里喝酒。那么……她就是田姿姿了!

            原来她瞪人不是没有原因的,她跟她老公之前有过这么一段往事;她一定是很不甘心,才会瞪得眼睛像快掉出来似的。

            “我现在这个儿媳妇,是齐氏保险的大千金,人挺漂亮的,还是个空姐,也不赖哦!”白妈妈提到她了……

            “白夫人,你要小心,听说空姐都很骄傲,而且生活很靡烂哦!”一个穿珍珠纱小礼服的贵妇这么批评,嘴角还往下垂,模样很不屑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心底微?#24120;?#24819;冲上前去问个清楚,说空姐骄?#28872;?#23601;算了,为何还要做“不实的报导?#20445;?#31354;姐的工作忙?#28783;?#26469;是没人可以想象的,虽然可以周游列国四处玩,但这和“靡烂”二字有牵扯吗?

            “哪会,他们以前在学校时就交往过一段时间,有很深的感情基础。”幸好白妈妈替她澄清事实,她也就压下了起伏的情绪。

            “那就好,我们是怕对方的人品不足以和?#21697;?#36825;么优秀的人才匹配。”一名头发高绾的贵妇人面露讨好?#30007;?#23481;说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简直听不下去了,这些贵妇们个个打扮得贵气逼人,说话却夹枪带棒的,气质和修养远比不上她们身上高级的珠宝,深怕听多了耳朵长茧,她快步走离现场,问了一名端盘子的职员:“请问洗手间在哪里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职员亲切的替她指引方向,她点个头,保持怡然自得的神态,从容的走向中庭深处,左转,进了洗手间。

            在洗手台前打开包包拿出粉红色口红,正前倾靠近镜子要补口红时,镜中出现一个黑色的身影,田姿姿摇摇摆摆的走了进来,两?#35828;?#30524;神有了短暂的接触,齐馨馨发觉她有点醉态,一定是闷酒喝多了……

            “你一定不知道我是谁吧?#20426;?#30000;姿姿重重地靠在墙上,一脸不怀好意的佞笑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从镜子里瞧见了,不想多回应。

            “我是你的情?#23567;!?#30000;姿姿介绍自己的身分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失笑,她从来不知情敌为何物?对这位田姿姿小姐,她虽同情,但不表示她就该接受挑衅,而且彼此是陌生人,这样扯东?#27573;?#24182;不恰当。她静默的补好口红,取出蜜粉轻扑在两颊,再补上淡淡腮红,始终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“传说你很骄傲,果真是如此……”田姿姿对她不开口说话很不满,眼神僵直的直翻白眼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不想一直留在这里看她演“强尸?#20445;?#36851;自就要离去……

            “你一定不知道吧?他在居留美国的时候和一个妓女同?#21360;!?#30000;姿姿不止伸手揽下她,还投?#32422;识?#30340;言语。

            ?#21834;?#35874;了,我知道你说这些都是好意,我心领了。”齐馨馨止步,这是她仅能说出最有礼教的话了,希望她别再得寸进尺,若想挑拨离间,那真的是……

            “心领?!你肚量那么大吗?那个妓女还为他堕过胎,你怎么能接受这种不?#36182;?#30340;?#35828;?#32769;公?#20426;?#30000;姿姿大吼,情绪失控下险些快站不隐。

            “小心!”齐馨馨立刻伸手扶她,坦白说,自己的确有被她说的消息震撼到,可她不想相信陌生?#35828;?#37257;言醉语。

            田姿姿甩开她的手,扶着自己的额低泣……她真的是喝太多了,平日滴酒不沾,现在却搞?#31859;约和访?#33579;,思绪混乱纠结,而且亲眼看到?#33258;品?#30340;漂亮老婆后,心也跟着盲了,她真不知道自己干么说这么多废话??#20040;?#22905;田姿姿也是个大家闺秀,不该这么失礼的,但她就是忍不住委屈,想向这个漂亮的情敌说出更不堪的?#21834;?br />
            “我预测你们的婚姻维持不了半年,哼!”

            田姿姿甩头,把自己关进厕所里。“呕……”她吐了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并没有离去,以她专业空服员的角度分析,田姿姿此时一定很不舒服,吐完后有可能腿软,需要人搀扶,她若这么走了,也太没人性了。

            ?#20154;?#21520;完,她好意的隔着门问:“需要帮忙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“别猫哭耗子了……呕……”田姿?#35828;?#39554;声伴随着可怕的呕吐声和马桶冲水声回荡在洗手间里,接着她跌跌撞撞的出了厕所,差点跌倒在地。

            “当心!”齐馨馨及时扶住她。

            “放开我啦!我讨厌死你了。”田姿姿又是一甩,扑向洗手台,用水洗洗嘴,然后离开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跟了出去,看她的背影像在哭泣,一路不稳地直奔出大?#29275;?#20869;心真的是除了同情,仍是只能……同情。

            “哎!”低叹一声,她?#30007;?#24773;突然沉重起来。

            踱步回到中庭,她?#23545;?#23601;看到围在?#33258;品?#36523;边的人换成了几名女记者,她们很年轻,?#25764;汉?#20809;,仰望着他发问,神情充满单纯的崇拜……

            她没有再走近,就这么保持距离?#30446;?#30528;他,像他这么出众的男人,一定早就习惯了女生爱慕的眼光,他天生就是个领导者,在学校时人缘就很好,走到哪里光芒就到哪里……但他怎么会跟妓女同居呢?还堕过胎?她和他的婚姻真的无法维持长久吗?

            她摇头苦笑,没想到自己的想法竟会被田姿姿牵着走!看来不是她太没自?#29275;?#23601;是她对老公太没信心,她不能这样,她必须信任他……她拚命要把想法拉回来,可是好像有点难,毕竟她已经听到流言了。

            也许是因为这个社会男女间太常发生劈腿的情形,她听怕了吧!关于他的流言,她到底是要跟他讲清楚,还是永远绝口不提?她对他的过去好奇,但这不代表就有权利去问,婚前婚后该有个分?#21834;?br />
            ?#33258;品?#30631;见了他美丽的老婆一个人立在走廊前端,像是若有所?#36857;?#19981;舍冷落她,立刻就离开那些女记者,走向她,?#37027;?#25569;住她的手问:“累吗?要不要司机?#20154;?#20320;回家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齐馨馨反射性的抽回自己的手,?#33258;品?#38590;掩错愕;齐馨馨也不知自己怎么了,她一向很?#19981;?#36319;他手牵手的;两人僵看了对方三秒?#21360;?br />
            “怎么了?#20426;?#20182;先开口问了。

            “有些事我想先弄清楚。”下意识的,她仍是无法绝口不提他的情史。?#29240;?#23569;……有人知道,我也不该完全不知情……否则会让我……无所适?#21360;!?br />
            他听得一头雾水,更想弄明白她指的究竟是什么?#20426;?#20320;所说的事,是关于什么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“当然是关于你。”她眼中有迷雾,心也有点?#35874;?#28982;,但她既然已经开口了,就得跟他说清楚。

            “那肯定就是私事了。”?#33258;品?#29468;不出她心底在想些什么,但?#26412;?#22905;不让他牵手,可见事态?#29616;?#20102;!他看了看表,声音低切的说:“再三十分钟有个会要开,所以我们还有三十分钟可以单?#32769;?#22788;。”他为她腾出空档,硬是握住她?#30007;?#25163;走向电梯。

            “要……去哪里?#20426;?#22905;仓促的问。

            他不语,按了最顶层的二十楼,电梯直窜而上,停伫在二十楼时,门一开就直达总裁独立办公室,里头静谧无人,四周落地窗的窗?#27604;?#25289;到一半,透进亮丽的阳光,却不刺眼……

            他拉她走出电梯,电梯门再度关上,他迳自在墙上的密码锁设定密码,不许任何人上顶楼来打扰他们。

            “你在做什么?#20426;?#22905;问。

            “暂时不许有人打?#29275;?#21578;诉我,你是听到了什么?#20426;?#20182;一转身就抱住她,下意识的想让她知道,这里只有他们两人,她若是再?#32431;?#20182;不让他抱,那她就……嘿嘿……别想出去了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没有再鲁莽的推拒他,她很明白,刚刚在楼下她一抽回手时,他的表情有多么错愕和担?#29301;?#22905;不禁自责,不该在这时候?#24597;?#20182;的情绪,他才接下庞大的事业,许多要务急待他亲自打理,而她竟为了多年前的事找他的碴……

            “别理我的无理取闹……?#19968;?#26159;回家好了,我们是要住在你老家吗?#20426;?#22905;好想把话说?#31859;?#28982;一点,?#19978;?#22905;的声音听起来却像急于离开他。

            “是住我在信义区的大?#33579;?#20294;现在你不跟我说清楚就不准走。”他更坚持了,抱着她的臂弯不容动摇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不再回避,是她自己先提的,就?#32433;?#25226;话说清楚。

            她悠长的吐了一口气,低声问:“你为什么不娶田姿姿?她都?#36820;?#32654;国去找你了,你妈不是中意她当白家的媳妇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?#33258;品?#24635;算恍然大悟,终于明白了,他的老婆大人一定是在人群中听到了什么闲话,但无论如何,他?#23478;?#22905;记住——“没有人可以决定?#20057;?#23094;谁,除了我自己。”他的吻随着这句话轻点在她唇上。“明白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“嗯……”她被他强势的气魄摄住,他迷?#35828;目?#33080;并没有移开,离她好近,好像还想吻她似的,令她有种晕眩腿软的感觉。“那……是不是有人曾为你堕胎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没?#23567;!?#20182;语气很肯定。

        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        远华娱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彩排列三和尾走势图 大乐透开奖结果规则83 河北快三手机版走势图 老版刘伯温 白小姐透码 江西时时彩被停原因 2018年马会免费资料 广西体彩11选5玩法介绍 25选5走势 北京赛车pk10开奖皇家 平特肖的计算公式 澳洲幸运8走势图 彩客网旧版本 今日竞彩比分直播 广东快乐十分可以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