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          烈焰男子汉

          首页
          关灯
          护眼
          字体:
          烈焰男子汉 第2章(1)
        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          “我以为你今天生病没上课,所以就来看你,但伯母说你上课去了,我就在门口等你。”他说着。

            她心叹息,他明知她是在躲她吧!可他只字未提,还朗笑的捧着花,?#20154;?#25910;下。

            “你是以什么身分来看我?#20426;?#22905;没收他的花。

            “男朋友。”

            她手软,腿也软,只剩心在狂颤,她一直以为不理他,他就会撤退,可他竟以她的“男朋友”自居了!

            “你没发现,最近那些追着你跑的苍蝇全都自动解散了吗?#20426;?#20182;很自信的问她。

            她想想……对啊!她最近一封情书也没收到,那些为她大打出手的男生,好像很久没有出现了,今天她走出校门是一路顺畅。

            她瞥向他那如同阳光一样暖烫的眸,不明白也难……他天天跟她搭公车,看见的人一传十,十传百,大家可能以为他们已经是一对恋人了。

            “不会有人再动你了,放心。”他扣住她的手腕,把白色小花放到她手中,强迫中奖的说:“明天我到你教室接你下课,我自己开车。”

            他没有停留太久对她格格缠,展现“爱心”的方式和他说话一样简洁有力,说完大手一挥走人了。

            她睁着杏眼瞅他,他回首,对她一笑……

            这一笑紧紧揪住她?#30007;模?#22905;已被他的自信征服,她踱步进家门,回到房间把自己锁起来,呆呆?#30446;?#30528;手上名叫玛格莉特的优美小白花:心底荡漾着他说过的话,他热情?#30007;?#33080;……

            她爱上他了,却还在假装什么也没发生,她不是那么残忍的人,她并不想伤害他,可是她?#38376;?#33509;接受了他,诅咒?#21482;?#21457;作,她早就成?#35828;?#23567;一族。

            接受他吧!他是人中之龙,条件之优前所未见,对她的好也是前所未见,放弃他将是她一生的损失,何苦还没得到,就怕失去他?

            万一真的诅咒又来阻碍,她再拒绝他也不迟……

            就这样,她决定试着接纳他,隔天,她大方的让他来教室接她,这在全校成了轰动的大事,他们公开成了一对恋人。

            渐渐地他们的恋情稳定发展,她习惯有他的呵疼,他的热情也逐渐白热化……

            在他们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,正是他毕业前夕,他请她吃大?#20572;?#28982;后载她到阳明山上看夜里的万家灯火。

            ?#25300;页?#22269;进修,你一定要等我哦!”他炽热的望着她,牵着她的手走向崖边眺望台北?#26657;?#37027;一盏一盏?#30007;?#28783;组合成美妙的夜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“等你干么?#20426;?#22905;倚着他的手臂,明知故问。

            “等我回来娶你。”他搂近她。俯下头,亲密的唇差点吻到她。

            她双眼?#20102;?#30528;,望着他?#30446;?#33080;,已有心理准备在这临别的晚上,他一定会吻她,她也好想知道被他吻是什么滋味,那可怕的诅咒今晚最好?#28872;?#36793;去,别来打扰他们才好……

            她祈祷着,但很不幸的,“它”来了,展开恶搞行动,起初她还忍?#31859;。?#20197;为忍忍就过了,“它”却不这么轻?#36861;?#36807;她,加强劲道,让她痒得痛不欲生,她两手紧掐住腰?#21097;?#24680;不得撕裂“它”……

            这时?#33258;品闪?#25163;定在她的肩上,月光下他深情凝眸注视着她,她见他的唇就要落下……

            “噢!不……”她欲哭无泪的对“它”抗议,捣着嘴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痛苦的尖?#26657;?#21523;坏?#33258;品傘?br />
            “不给?#29301;俊?#20182;温柔?#30007;ξ剩?#25289;下她的手。

            她摇头,忍着疹子像一颗颗滚沸的水珠在她腰际跳动,双手紧扣在一起,怕痒到最高点,她会失控无意识的揍他一拳……

            “你怎么了?#20426;?#20182;搂着她,敏锐的察觉她的僵?#30149;?br />
            她红着眼面对他柔悦的眼神,心碎了,无法解释自己是怎么了,干脆一走了之……

            她拔腿就跑,跑到山?#32321;擼?#25318;下一部?#30629;?#36710;,奔逃回家,关起房门痛哭。她又失恋了,这次她失去的,是爱到?#30446;?#37324;的一个好男人。

            门铃响了,她知道他追来了,但她无法再见他,无法说明自己身上荒谬的诅咒,这?#28783;?#20110;二十多年前,她的双亲一直不?#26657;?#23601;在去大陆云?#19979;糜问保?#35797;喝了一种淡紫色的花精,据说那是当地一个老婆婆的独门生子秘方,喝了包管肚子会有消息,生男生女随心所欲……

            爸和妈当真终于“有了”,可糟的是他们没?#26159;?#26970;副作用,花精会让孕妇或生下的孩子长疹子。她妈妈?#21507;?#36807;程很顺利,没长过什么疹子,苦的是她们家三姊妹全都中奖,十八岁起腰上就发疹子,它们像诅咒一样?#27597;?#30528;她们,初一、十五一定发作,平常也不定期的作?#25671;?#27809;得商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这么复杂的过程和经历,任谁听了都要大笑三声,然后退避三舍!

            尔后,?#33258;品?#20986;国了,她接到他的电话,仍想知道她突然不再理他的原因,她听着他的声音,崩溃的不断哭泣,她好想他,好爱他,可她宁愿他去爱别人,宁愿他不再理她这个受诅咒的女子……

            事隔八年了,她身上的诅咒也找到解决之道,年前爸妈又去了一趟云南,问了花精老婆婆的传人,说是得握一百双男子的手,换气治疗,疹子才会消失。

            她努力的在收集“人手”,只要有男士愿意跟她握手,她是来者不拒……只?#36824;?#36825;也让她被不知情的人冠上花心的头衔,她心底晓得,同?#24405;?#37117;在流传她?#36864;?#35841;谁有一手,流言传得满天飞,她不想多解?#20572;?#28165;者自清,只要能让身上的诅咒消失,她仍会朝收集一百双男子的手迈进,反正她不结婚,花不花心就任由人云亦云吧!

            “馨馨,你在想什么?灵魂出窍了哦!”何美金倾身?#39318;琶理痛?#30340;齐馨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“有吗?#20426;?#40784;馨?#25226;?#36215;眼睫,淡淡的否认了。

            何美金把端来?#30446;?#21857;放到桌上,很肯定的说:“你一脸心事重重的。”

            齐馨?#20843;?#32937;,没说明,端起咖啡轻抿一口,问她:“怎么这么久才来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“不好意思,让你等我,今天路上有点塞车。”

            “无所谓。”齐馨馨不以为意。

            何美金坐了下来,眼睛不安分?#30446;?#21521;远方,忽然把身子往前倾,神秘兮兮的向齐馨馨招手:“馨,给你猜,我刚才一进来看见谁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?#20843;俊?#22905;并不?#34892;?#36259;。

            “我们?#30007;?#24635;裁啊!你瞧,在我的十点钟方位,噢!他要走了耶……”何美金爱慕的眼神直瞟向“新总裁”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?#35010;?#27915;的抬眼,朝何美金指示的方向看去,有两个男子同时起身,一个较高,背?#25300;?#35013;?#37322;Γ?#21478;一个?#20064;?#22905;没瞧见他们的正面,也不知哪一个是新总裁,但她不在乎,毕竟无论谁当公司的王,她的分内事仍是得靠自己努力。

            “馨,新总裁下个月起会正式接管航空公司,他本身也是机师,有八年的飞行经验,还有个企管硕士头衔哦!来头不小呢!”何美金津津乐道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淡漠的中止她的长舌。“开始讨论迎新会吧!先规划好细节,等我下星期?#19978;?#33098;回来时,你就要负责把场地布置好,空厨的部分,也由你联络。”

            何美金见她神情冷绝,不?#20197;?#20081;发花痴,恢复正经的说: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说说节目要如何?#25165;牛俊?#40784;馨馨正色的问。

            “大家都希望愈精?#35270;?#22909;,能请艺人?#31181;?#29618;还是刘嘉玲来表演更好。”何美金提出看法,两人认真的讨论起来,还做了笔记规划场地的?#25165;擰?br />
            *

            一星期后。

            飞往希腊的班机上,当飞机升空高飞,以平稳的速度?#19978;瑁?#40784;馨馨和组员们解开身上的安全带,围上围裙,开始准备把餐盒加热,待会儿要发送给各个旅客。

            她热爱飞?#26657;独?#22320;面之后,她身上的疹子似乎也会乖一点,不会让她太心?#24120;?#22905;乐在工作,心情很好,正忙碌之?#21097;?#26426;长的声音透过扩音器发送到各个角落

            “Good  afternoon,This  is  the  captain    speaking。Welcome  abroad  flight6776  form  Taipei  to  Greece……?#34987;?#38271;以英语报告,通常这样的报告对齐馨馨来说是平凡无奇、千篇一律的,但今天这?#24049;?#26377;力的声音,竟叫她有点恍惚,正要送进微波炉的餐盒从手上滑落到地上……

            为什么这声音听来那么像?#33258;品桑?#37027;毫不拖泥带水的说话语气,乍听根本是他……

            噢不不!她一定是想他想疯了才会搞错,很多年没有他的消息了,她连他现况如何都不知道,何况他也不可能会驾驶飞机,他一定早就在国外娶妻生子,过着令人称羡?#30007;?#31119;日子了。

            你千万别乱想,别乱想哦!她警告自己。

            ?#30333;?#38271;你还好吧?#20426;?#32452;员替她拾起餐?#26657;?#38382;她。

            “我没事。”她稳住情绪,继续工作,下意识的问了组员:“你知道机长叫什么大名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“迈克森先生,班表是这么写的。”有人回答了她,还问她:?#30333;?#38271;,你不是有班表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?#29677;擰!?#22905;是有略微扫过,但没特别注意。

            经过一日夜的忙碌,抵达首都雅典了,齐馨馨和组员们拉着行李,即便是累了,也要维持良好形象,挺直背脊出开,打算回公司的特约饭店好好睡个觉。

            在等待回程的这几天,她可要找几个自愿的男子对他们“下手”……当然,她是为了治疗疹子,没别的目的。

            “哇哇……妈咪……你在哪里?#20426;?#20154;来人往的出关处有个年约三岁的黑人小孩在哭,从整齐的穿著判断他应是观光客?#30007;?#23401;,像是迷路了,以英语唤着要找妈妈。

            齐馨馨见那可怜的孩童单独哭泣,于是要组员们先去搭车,迳自走向他,蹲下身用流利的英语安慰他:“你是小男子汉,不能哭哦!阿姨带你去柜台广播,你妈咪很快会来找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男童仰着满是泪水的脸,眼神惊恐的望着她……

            “阿姨是空服员,这个机场我很熟的,你别怕,跟我来……”她轻声细语,和颜悦色的展示自己的名牌,男童懵懂的点了头,让她牵起手,一起走向服务柜台。

            她专注于协助小男孩,根本没留意到在人群的尽头,跟她同航班的机长“迈克森”,正看着她的一举一动……

        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        远华娱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苏快3豹子遗漏数据 红球十一分区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玩法技巧 神算神机透码 青海11选5今天走势图 捕鱼高手的鸟 江苏七位数所有历史号 广东快乐十分app下载官网 双色球如何玩法和计算奖金 时时分分彩票下载 今晚湖北30选5中奖号码 十二生肖150期曾道人 欢乐升级积分怎么查看 11选5走势图 彩票模拟选号